书架
第一运河之起源:邗姜
首页

296 (1/4)

  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chinasaltyh.com 新三千五文网》更新网站!

   经战,吴水师败,少吴兵狼狈游泳,试图登岸。

   齐水师则奋力拖住吴水师踪,恨永远呆——

   何存活!

   “快!快!”岸,逃水师朝河喊。

   紧张忘记拿弓箭替掩护

   “别让!”河,乘坐水师射箭,求命求捣乱。

   保护实力,远远放箭,并驱船追逐吴水师——

   机智,齐水师乘舟挑衅吴水师

   吴水师咬牙,反击,却力

   更何况,王,吴王夫差,抿抿嘴,径直岸边,死死盯向齐水师

   齐水师夸张射杀吴王夫差:相隔较远,力足;二敢……若真射死吴王夫差,吴恐怕找齐拼命——次,始终暂击吴军罢

   ……并且,吴军真正具备威胁水师,悍兵!

   莒王站远处,目瞪口呆切,失态揉眼睛,敢相信双眼:话战败?……怎?——吴轻易战败?问题?

   莒王

   公穆则抚掌:“司马,司马确很厉害!”

   吕思姜轻声:“司马风姿,确令惊叹。”——知若拜倒石榴裙何等风光!

   目光微微迷离,吕思姜再次妒忌吕邗姜。

   鲍息嘴角含笑,喜悦溢言表——若身擅驶船靠近破坏田穰苴计划,鲍息乘船参战

   “……被救?”莒王仍旧敢相信——算齐军击退吴军,莒向齐称臣啊?且,吴军水师战败罢,吴……五万

296 (1/4)